なつつつつ

[瀬見白] Insecurity

*ooc注意

*有一点点私设

*这篇写了很久但还是完美错过3.10 而且现在都已经312了! 拖延症害人不浅

---------------------------------------------------



  没有预兆的,白布主动提出了分手。


  “我在前辈家附近,前辈在家吗?”


  收到了这样的短信,独自在家的濑见匆忙理了一下屋子,泡好了茶,等着恋人的拜访。


  但是,在短暂的寒暄之后,白布所说的却是——


  “前辈,我觉得我们可能不适合恋人关系。”


  “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白布在两人交往后来过一次濑见家里,以“排球部的后辈”的名义来探望感冒的濑见。那时濑见也是一个人待在家里,白布一边说着“不是说笨蛋都不会生病吗,难道是假的”“前辈要是烧坏脑子了可怎么办”一边帮濑见换毛巾。濑见只是以笑脸应对。

  

  白布想过很多次,濑见为什么会喜欢自己。第一次就是在濑见说出那句“我喜欢你”之后。曾几何时暗恋着濑见的白布也有幻想过两情相悦的可能,但真实发生了还是会感到不可思议。哪怕回应了“我也喜欢着前辈”,白布也没有自信,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濑见喜欢的地方,因此隐约感到有些不安。

  

  每次鼓起勇气开口询问“前辈为什么喜欢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时候,濑见总会别扭地别过脸,反问道“白布又喜欢我哪里?”,一次次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矫情,太矫情了。白布偶尔会这样想自己。

  

  两人正在交往的事情只有两人知道。白布倒是无所谓公开,他想濑见或许不喜欢让大家知道。他不知道的是,濑见也是这样想的。现在的两人看起来如同往常一样,只像是普通的前后辈关系。但他们偶尔会在练习排球的时候交换一个眼神,说是传授经验但濑见会在交谈之后给白布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慢慢地,白布的不安渐渐被有些甜甜的恋爱所掩盖了。白布甚至偶尔想过,想要一直都溺在那甘甜之中。


    


  距离说要分手已经过去了三天。白布尽量在部活的时候保持与往常一样的姿态,不过还是失败了。


  “如果状态不好的话还不如好好休息。”被教练和前辈这样说了之后,白布放学后只是去体育馆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白布从未在这个时间段在校园里散步过。恰好白玉兰开了,有几个学生也在校园里散步聊天。


  虽然是自己说出的分手,但说不定也是自己更难过呢?濑见除了当天有点不正常以外,之后都像个没事人一样。白布觉得自己真是搞不懂这个前辈了。


  白布毫不意外地并不了解濑见,濑见也毫不意外地不了解白布。从喜欢的科目到讨厌的食物,从喜欢的明星到讨厌的动物,从喜欢的书本到讨厌的颜色,是晚睡派还是早起派——两人对于对方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未知数。他们对对方更深层的了解,仍然不如更为亲密的亲友。


  如果说他们成为恋人之前已经是很要好的朋友关系,日久生情从而交往的话,多半就不会有这样的麻烦了吧。只是差不多还算熟的前后辈到恋人之间的距离好长,长到白布觉得随时都可能一不小心坠落下去。


  如果你喜欢的你所知道的50%的我,那么你所不知的50%也能让你有所好感?


  这份忧郁的情感由于实在是特殊,白布也找不到任何人去倾诉。只能将其埋在心底,期待它渐渐逝去。


  “白玉兰开了的话,春天就真正地来了呢。”


  “不久之后,樱花也会开了。”


  


  如果说往年的情人节除了能收到几份义理巧克力之外和濑见都没什么关系,今年可就不同了。


  还是冬春交际,虽然说气温一点点升高,但是说不定几天后就会倒春寒,仍然需要多穿一点衣服。在这样的天气下,哪怕是优等生聚集着的白鸟泽,却也洋溢着恋爱的气氛。


  给白布准备巧克力?既然是恋人的话,本命巧克力应该是必须的……想到这、濑见还是起了个寒颤。


  那个看起来什么感情都不会表露给自己的后辈,只会说敬语客客气气地与自己交流的白布,一下子居然成为了恋人,真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两人的关系一下子就有了这么大的跨越——濑见居然觉得有些恐怖。


  如果谁都没有做出进一步的尝试,他们的那样普通的关系或许持续到很久很久以后,以后要是在哪里碰到也只能向别人介绍“这是我高中时代一起打排球的后辈”罢了。

  

  倘若不是濑见来踏出那一步,白布会主动去做吗?对濑见说出喜欢,然后红着脸请求交往?

  

  那可不是以白布的性格所会做出的事啊。


  确认了鞋柜,再接受了同班女生的义理巧克力。这时收到了短信,毫无疑问是那人传来的。


  “收到巧克力了?”


  “是啊。不过都是义理巧克力诶……”


  “前辈要是收到本命巧克力我会帮忙扔掉的。”


  “白布不送我巧克力吗?”


  虽然感觉有点羞耻,但是恋人之间发这样的讯息很平常吧?濑见心里偷偷地笑着,装作面无表情与白布互相发着短信。


  初次见到白布的时候,濑见就觉得他们不是一类人。像白布那样为他人而让自己变得没有存在感,他做不到。同时他也深知,自己这样的性格,比起白布,无法与队伍配合得更好。


  白布二年级的时候成为了正选,代替自己作为首发二传上场。濑见心里自然会有不甘心,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还有更重要的事。


  “那个二年级二传手,实力明显不如濑见吧?”


  “所以为什么他是首发呢,会拖累白鸟泽的吧。”


  流言蜚语像是理所当然的,迅速传起来了。好歹白鸟泽也是强队,所谓宫城县最强,这些事情自然是受到广泛的关注的。


  白布虽然也作为首发参与了几场练习,但是稍微正式一点的比赛还没有参加过。哪怕是日里冷静的白布,大概也是会紧张的吧。再加上对于他的一轮如此之多,恐怕——


  “不要去听他们的话,你比我要更适合这个位置。”


  想来想去,濑见还是决定以这样的方式去做。


  他看到白布怔住了。说实话,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样很奇怪。


  “是……好,我知道了。”


  


  意识到自己对前辈有爱慕之情的时候是更为震惊的。白布一直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濑见“叩叩”地敲开了他的心门。


  平日里和前辈没有什么特殊的交流。濑见偶尔会跟白布讲如何更好地和队友们配合,或者是在赛场上要注意的一些小细节。


  但那个时候——自己的内心确实动摇了的时候,前辈鼓励了自己。濑见自己或许也没有注意到吧,但那时他率直、坚定的眼神,确实击中了白布的心。


  那次比赛结束后,一点点、一点点的,虽然倒也不是满脑子都是爱慕对象的少女那样,白布完全就flipped了。之前完全没在意到前辈还有这样的一面。虽然白布不曾恋爱过,但他倒也是意外的觉得这份感情一定就是爱恋之意。


  白布在清楚意识到自己的情感之后,倒是理智地思考了可能的结果,最终决定将这份心情埋在心底,说不定七八年后再遇到,还能开玩笑说我那时候好像喜欢过你。


  不、不太可能。


  总之白布依旧维持现状,与濑见保持平淡的关系。即便如此,夏天、秋天都过去了之后,白布还是觉得自己喜欢濑见。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一下为什么。”


  虽然告白之前的濑见早就做好了被拒绝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心理准备。但是交往一两个月之后就分手所带来的伤害更大啊。


  当白布说出“我也喜欢前辈”的时候,濑见的心当时就停了一拍。


  为什么会喜欢白布?濑见也不清楚。总不能说是长得好看,事实也并非如此。否则他看到白布第一眼就该产生好感了。


  喜欢一个人的原因哪是那么容易搞清楚的。濑见也能说出白布身上的几个优点,但这些优点到底是濑见喜欢白布的原因,还是因为濑见喜欢白布情人眼里出西施呢,濑见自己也不明白。


  倒是白布喜欢自己这样的事,更难让濑见相信。白布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为了不让两人关系陷入尴尬而答应交往?理智地想来后者可能性为0%,那不是白布会做的时。但是前者的可能性在濑见看来也是0%。


  哪怕白布亲口说“喜欢”,濑见还是不安心。他能说出白布的许多值得喜欢的地方,但是却说不出几个自己的。


  交往之后也就只是像平常的情侣那样。在睡觉前道晚安,却等到对方回复才睡。看到信息是已读状态但对方迟迟不回复的话会反复检查内容。看到“正在输入中……”能兴奋地抱着手机一动不动地的。


  那时候濑见是很庆幸自己走出了那一步的。


  但现在的情况确实无法让他明白,这一切都没有实感。他努力装作什么的事都没发生,甚至还想欺瞒过自己。


  白玉兰开了之后,就是春天了。白玉兰开了之后,樱花马上就会绽放。


  认识了将近两年,濑见发现自己还是完全不了解白布。看不透他当时话下的意思,连一丁点都看不出来。他的脑袋里装着的是什么?喜欢、讨厌?


  自己应当也有好好尽到恋人的职责,为什么突然就说分手呢?是说终究是对自己没有那种意思,试着交往还是无法接受所以就这样结束吗。


  白布不是这样的人,濑见在心底对自己说。


  这种时候就要直球进攻,于是濑见给白布发去短讯——


  “今天会来部活吧,我有话和你说。”


  


  “我还以为前辈完全不在乎。”


  不不不,怎么可能,超在乎的好吗。


  白布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不知是打心底里觉得烦躁还是只是装作如此。


  果然还是没办法看透面前这个人,濑见心想。


  “我想了很久——”


  濑见轻轻抓住白布的上臂,将他往自己方向拉了一点。


  “感觉你好像完全不喜欢我。”


  白布这时把身子稍微侧向外面一点,又盯着濑见表示自己在听。


  “你到底,是怎么想?”


  “我们对对方了解的好像还是太少。”白布开口道。


  “直接从普通的前后辈到恋人跨度太大了。有很多恋人都是从朋友做起,因此对对方有一定了解。”


  “我连前辈为什么喜欢我都不知道。倒不如说前辈为什么喜欢任何一件前辈喜欢的东西都不知道。”


  濑见怔了一下,想到这难道是我的错吗?


  “所以你之所以说我们不适合恋人,是觉得我们之间了解太少?”


  白布眨了下眼睛表示肯定。


  什么啊,就这样吗?害得我最近整天苦恼的就是这样的吗?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


  白布又眨了下眼睛表示肯定。


  “那你可得说喜欢我来作交换——是开玩笑的你别露出那种表情。”


  濑见牵过白布冷冰冰的手,低着头,盯着地。


  “我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你。但我就是喜欢你啊。能知道为什么喜欢的话,也能做到不喜欢了吧。


  “我喜欢的是整个你,不是你单独的某个部分。哪怕你有一天从喜欢吃甜变成喜欢吃辣,我也不会因为这样的改变而对你失去感情。


  “有点羞耻,但——”濑见这会一把拉过听得一愣一愣的白布,紧紧抱住了。


  “喜欢你,如果让你感到不安的话,对不起。”


  白布也伸出手去回抱,闭上眼睛说道:


  “我也喜欢前辈,请和我交往吧。”


评论(2)
热度(45)